滚动资讯:

娄底往事 | 从乡间老太到“国之贤母”
发布时间:2018-11-06   来源:新湖南客户端  作者:

201810301939519523.jpg

  娄底珠山公园一隅,安葬了开国少将姜齐贤的母亲刘老孺人,墓碑上“国之贤母”的碑文和“毛泽东敬祝”的落款格外醒目。“国之贤母”是毛泽东1938年7月在延安为祝姜齐贤的母亲姜刘氏70寿诞与林伯渠合书的题词,毛主席尊称姜刘氏为“姜母刘太夫人”。

  姜齐贤,娄底老街人,1931年9月投身红军上井冈山,参加长征到延安。曾任中央军委总卫生部部长、八路军卫生部部长等职,1955年授少将军衔。

  姜母刘太夫人,娄底人,清同治七年(1968年)7月出生于清浪潭塘头湾一位刘姓贫苦农家,从小有姓无名,在娘家时,父母叫她“桂二妹子”。她8岁与姜锦春订婚,由姜家童养媳成长为姜家好媳妇、当家人,演绎姜家历史与传奇,以自己的智慧与奋斗,显示人生的价值与光彩。

201810301940252828.jpg

  有见识的“桂二妹子”

  “桂二妹子”在嫁给船民姜锦春之后,成了“姜刘氏”,姜刘氏先后生育6男1女,7个孩子,姜齐贤最小。婚后,姜刘氏勤俭持家,自力更生,先后以驾船、蒸酒打豆腐、小本经营南货零售等为业,克勤克俭,使家境由贫困而日渐小康。

  姜刘氏常常教育后人,对穷人要有仁爱之心。姜刘氏的孙子——现年85岁的姜渭澄回忆起奶奶时说:“奶奶从不嫌贫爱富,我们常常见到她把拖儿带女讨饭的人请进家里,用油煎两个鸡蛋炒饭给他们吃。”姜刘氏也很严厉,家里任何人都不允许打牌、赌博。“如果有谁胆敢破例,奶奶就罚他跪在祖宗牌位前,悔过认错。”

  虽然姜刘氏没有上过学,大字不识,但她深明大义,不管家里如何困难,只要孩子到了上学年龄,不分男女,都会送到就近的私塾或学堂读书。

  姜齐贤是家中幼子,天资聪颖,姜母送姜齐贤读了几年传统私塾后,又送他进入“新学”就读,之后送他到长沙深造,并要求他一定要把英语学好。那时新学伊始,因受传统习惯势力的影响,社会上一些人对新学持观望、怀疑甚至抵触态度,姜刘氏作为一个年近半百且没有文化的妇女,能有这样的见识和眼光,不得不令人称奇。

  姜齐贤正因为当时打下的英语基础,后来才能够转入纯英语授课的湘雅医院护士学校攻读,进而在部队里当上军医,乃至后来成为红军的卫生部长。

201810301940413199.jpg

  (姜齐贤)

  毛泽东朱德为她祝寿

  1931年9月,姜齐贤在井冈山加入中国工农红军。参加红军后,因为国民党对红色根据地的封锁,姜齐贤一直无法与家人联系上。虽然姜刘氏心里思念,但脸上却不露声色,反过来经常安慰丈夫和姜齐贤的妻子李紫生。一直等到姜母娘家一个在外当兵的堂弟回家后带来消息,家人才得知姜齐贤的下落。一直到1938年4月,姜齐贤以八路军卫生部部长身份出席国民政府在武汉召开的军队卫生工作会议,才首度公开了自己的身份,他亲笔写了一封家信。这时,姜齐贤与母亲及家人已经联系中断近9年。

  1938年7月底,姜刘氏即将迎来70大寿。身在延安的姜齐贤无法回家为母祝寿,深感内疚。一天,姜齐贤与毛泽东、朱德、林伯渠等中央领导同志在一起时,倾吐了这件心事。

  毛泽东非常尊敬这位饱经风霜的革命母亲,便叫身边工作人员找来一块红绸布,托林伯渠代笔,在这块红绸上写了“国之贤母”四个大字,然后自己亲笔在红绸右上方写道:“姜母刘太夫人七十寿辰志庆”,在左下方署名:“毛泽东敬祝”。朱德也即兴挥毫,在另一块绸布上题了一首祝寿诗:“人生七十古来稀,孟母贤劳说断机,哲嗣医疗称妙手,楼兰未斩尚戍衣。”

  1938年8月23日,是姜母70岁大寿的日子,此前一天,姜家收到了来自延安的包裹。打开一看,内有盖着个人红色印鉴的毛泽东、朱德的两帧照片,还有两幅大红缎子寿幛:一副是毛泽东亲笔题名的“国之贤母”,一副则是朱德手书的祝寿诗。如今,这两幅寿幛珍藏在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博物馆,而毛泽东和朱德赠送的个人照片,则由姜家的一位曾孙保存。

201810301940574431.jpg

  (朱德为姜齐贤之母七十寿题词)

  二十年母子才见一面

  虽然与“满崽”姜齐贤终于取得了联系,但戎马倥偬的姜齐贤只能以书信与母亲来往。

  在那段时间里,姜母与姜齐贤的书信里始终高扬着抗日救国的主旋律,姜齐贤的女儿姜平曾在回忆父亲的文章中记叙过:“有一次,姜齐贤在同毛泽东、朱德、林伯渠等中央领导同志讨论工作的时候,顺便提起过母亲的来信,母亲在信中殷殷鼓励他努力工作,为民族解放竭尽全力,将日本侵略者赶出中国”。

  在抗日战争胜利、第二次国共合作破裂之后,因为姜齐贤是共产党的高级干部,更因为毛泽东和朱德亲自贺寿,所以姜刘氏也成为被盯梢、诬陷、骚扰的“重点对象”。但姜刘氏毫不畏惧,甚至在80岁高龄时与当时的国民党湘乡县负责人张道藩当面对峙,并设法营救了朱海泉等中国共产党地下党员。

  1949年10月底,在新中国刚刚成立不到1个月之际,因长期积劳成疾,82岁的姜刘氏病倒了。

  临终前,姜刘氏最后的心愿是盼望“满崽”姜齐贤能回来见上一面——上一次见到“满崽”,还是1929年,时间已经过去了20年。

  但彼时的新中国,国事千头万绪,卫生工作更是重中之重。接到家人的来电,姜齐贤只能强忍思母之痛回电:“悚闻母亲病重,本应回家尽孝,只因建国伊始,百废待兴、公务繁忙、难以如愿。万一慈母去世,请两位兄长为主收埋。”

  1949年10月28日,姜刘氏去世。11月3日,时任卫生部主要领导的贺诚、傅连璋获悉姜齐贤的母亲病逝后,联名呈报毛泽东。看到请示报告后,毛泽东亲笔批示:准假十天,并致哀悼。这样,姜齐贤才匆匆赶回家乡,送了母亲最后一程。

  “贤母”家风代代传

  “叔叔第二次回来是1959年奉毛主席的命令,回乡搞调查。”姜渭澄回忆,姜齐贤邀请在娄底的家人简单地小聚了一番,并交代亲戚们不要打着他的名号给政府提要求,不能给地方上添任何麻烦。

  当时,当地的镇干部没经过姜齐贤同意,就主动送来了猪肉和鱼。姜齐贤回到北京后不久,镇干部就来通知姜渭澄去领钱。原来,姜齐贤一回到北京,就把猪肉和鱼的钱自己掏腰包寄给了镇政府。

  “镇政府的领导说,这笔钱公家已经报销了,你们快把它领回去。”姜渭澄说,“叔叔告诫我们不能给政府添麻烦,这钱我们坚决没去领。”

  虽然身居领导岗位,但姜齐贤始终保持清正廉洁和艰苦朴素的本色。家中的家具陈设都很普通,公家配给他的专车他只用于工作,和老伴外出则坚持挤公交车。姜齐贤对子女亲切慈祥,关爱备至,但管教严格。姜齐贤经常告诫子女,革命干部子女不应当脱离群众,不应当显得特殊,不要有优越感。

  姜齐贤的女儿姜平在《回忆父亲二三事》中曾记叙了一件很小的事情:“有一天,哥哥姜钧寰从莫斯科回北京,家里用汽车去接。父亲姜齐贤发现后,把家人及秘书都叫到一起,满面严肃地说:‘这样不好!车子是组织给我工作需要用的,不能为孩子派用。你们平时已经享受不少不应当享受的待遇,如果再不自觉知足就不好了……’”

网站地图 申博棋牌游戏 申博138 澳门赌场 申博百家乐
申博sunbet开户登入 太阳城申博 申博138娱乐 菲律宾太阳城申博娱乐开户登入
太阳城集团 申博登入网址 申博登录网址 777老虎机游戏登入
申博游戏手机下载 极速百家乐 申博登录不了 太阳城登入
申博138开户 菲律宾申博娱乐 申博游戏登入不了 太阳城网址